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禹城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0-24 00:58:37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禹城治疗白癜风的医院,滨州市白癜风研究所,东光白癜风医院,江西治白癜风,南丰白癜风医院,北京现在治疗白癜风大概需要多少钱,江苏根治白癜风的西医

  近日,南通“和尚”道禄因为给20多个弃婴当“爸爸”,引发网络热议。

  道禄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自2013年以来,很多单身怀孕的准妈妈在他的帮助下顺利生育。这些孩子多数不久后便重新回到亲生父母身边生活,但目前仍有21人遭遗弃。道禄将这些小生命收养,当起孩子们共同的“爸爸”。

  让道禄感到忧虑的是,目前,这些孩子大部分都是“黑户”,有的孩子已经3岁了,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但落不了户就只能被挡在幼儿园门外。

  对此,南通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人口管理大队相关负责人回应澎湃新闻称,按照相关政策,申请随父落户的非婚生育人员,需要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而被孩子们称呼为“爸爸”的道禄,并不能出示亲子鉴定证明,母亲又迟迟未露面,因此,这些孩子目前还无法落户。

  经南通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人口管理大队、南通市宗教局证实,道禄所在的万善寺被认定为违建,并非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而其本人也是未经认证备案的僧人,按照相关规定,其收留弃婴的行为不合规,所以这些孩子也不能落在寺院的集体户口上。

  20多个孩子的“爸爸”

  3月23日晚9点半左右,道禄开车到一名信徒家,看望了3岁的恩恩,其时,恩恩已进入梦乡。看望恩恩之后,道禄开车返回万善寺。

  道禄向澎湃新闻透露,恩恩的妈妈是北京某知名大学的高才生,毕业后与所在公司一名男子恋爱,未婚先孕。正当谈婚论嫁时,这门婚事遭到男方家人的强烈反对,婚事告吹。因为担心怀孕一事被父母知晓,并影响以后的婚姻,她萌生过堕胎念头,但始终没有下定决心,最后通过各种渠道联系上道禄,希望为其待产提供帮助。道禄也答应为她抚养生下来的婴儿,并承诺为其保护个人隐私。

  道禄称,2014年,这名未婚先孕的准妈妈从外地前来投奔,住进他出家前的别墅里。准妈妈生下恩恩,将孩子留给道禄照料后便离开了,道禄成了恩恩的临时“爸爸”。

  救助像恩恩妈妈这样的孕妇,收养像恩恩这样的弃婴,道禄已做了4年多。

  道禄说,早在2012年起,他到南通普贤寺“出家”,在寺中,他有时会遇到一些堕胎的年轻女子来做佛事时跟他讲述经历,他便通过QQ、微信等社交工具,发布救助信息,劝说人们善待生命,并留下其联系方式。

  经过网络传播,不少单身“准妈妈”在绝望之时,将道禄视为救命稻草。对于这些求助,道禄说,他几乎没有拒绝过,他认为这些年轻女子都是在走投无路时,才联系上他,帮助她们就相当于挽救一条生命,孩子是无辜的。

  从2012年开始,道禄开始收养这类被遗弃的孩子,其中一些孩子已经被家人接回。截至目前,未被父母接回家的孩子共计21人,他们中年龄最小的只有9天。

  曾有人问道禄,收养这些弃婴到底是了为了什么,道禄的回答是:除了挽救一条生命,他也有一点小私心,那就是希望孩子可以跟着他出家,继承他的衣钵;但这都由孩子长大后自主选择,如果孩子不愿意,社会上就多了一个生命,这也是一大幸事。

  救助引来争议

  救助未婚“准妈妈”的起步阶段,道禄只是将她们介绍至山东的一家寺院。直到2013年下半年,道禄将出家前的一栋别墅,装修改造成“准妈妈”的待产之家,将其命名为“护生小院”。

  这些到“护生小院”待产的未婚单身妈妈,多数都很年轻,经济条件也比较差。对于有需要的准妈妈,道禄会为其购买到南通的车票,并安排外地的信徒护送这些准妈妈前来南通。住进“护生小院”后,他与其他义工一起照顾“准妈妈”。等到临产时,他还帮助联系医院,给他们支付生产相关的费用,并筹钱抚养这些被遗弃的孩子。

  道禄说,从衣食住行,到上医院看病,这些准妈妈的费用都由他支付。而待她们生下孩子后,每个月需要花费近2万元,也都是他在支撑。

  这么大一笔费用是如何筹集的呢?道禄称,在出家之前,他是做外贸的,家境还算殷实,也有一些积蓄。所以在2016年之前,所有的费用都是凭他一己之力在维持。

  2016年后,道禄的善举得到很多人的支持,经常会有信徒向“护生小院”捐赠资金,他们成立了一个类似“慈善基金会”的组织。经过道禄的牵线,部分孩子还被周边热心信徒带到家里照料。

  随着名气越来越大,入住“护生小院”的孕妇越来越多,针对道禄的非议也汹涌而至。

  由于通过非正常渠道收养弃婴,道禄的善举游离在法律和道义的边缘,还是南通普贤寺僧人的他,给自己和寺庙惹来一番风波。有人指责他,在外找女人偷偷生下小孩养起来了;也有人谴责他,出家人不正经,跟多个女人有染。

  2014年下半年,得知其在外收养弃婴一事后,寺院不得不找道禄谈话。最后,道禄决定离开普贤寺,进入万善寺。

  普贤寺方丈能忍向澎湃新闻证实,道禄于2012年底进入普贤寺“挂单”(即已出家的僧人到该寺投宿)。期间,道禄曾在该寺担任过知客师一职,负责部分对外事务。

  能忍称,道禄出于慈悲心,一直宣扬不要堕胎,并在外收养弃婴。

  能忍曾劝过道禄不要擅自在外从事上述慈善活动,“这种行为既不符合法律规定,也跟寺规相悖,还可能影响到整个寺院。”2014年8月,能忍找道禄谈话,建议其自行离开寺院。

  道禄还曾多次被人举报拐卖婴儿,当地警方也对其“护生小院”的被遗弃孩子进行过登记调查,但并未掌握其拐卖婴儿的证据。对道禄的这一说法,澎湃新闻从南通警方得到了证实。

  刘丽和黎青也是曾被道禄救助的两名单亲妈妈。她们对澎湃新闻称,她们怀孕后,被男友逼迫堕胎未果后,被无情抛弃,在她们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道禄为她们生育孩子提供了一个避风港。从待产期到生产期,从坐月子到抚养孩子,这些费用都由道禄承担。

  刘丽和黎青均表示,生养孩子是一个特别复杂的过程,而做慈善有很多方式,道禄选择了这种方式,说明他有“大善心”。

  2016年5月,刘丽在道禄的“护生小院”生下一个可爱的男孩。心生怜爱的她,不忍将他遗弃,遂鼓起勇气向父母坦白其未婚产子一事,不料,父母欣然接受了已经降生的小生命。于是,刘丽将孩子带回了家。期间,道禄提供了无偿的帮助,让她很感动。

  14个孩子的“黑户”之困

  道禄说,针对他个人的非议和诽谤,他都无所谓,他一笑置之就过去了。但是现在这21个孩子中,只有7个已经有户籍,有14个孩子是没有办理户籍的。没有户籍,这些孩子的上学、看病、出行等都是难题,最让道禄焦心的是,现在有的孩子已经3岁了,到了上幼儿园的年龄,没有落户就意味没有上学的资格。

  道禄希望,当地公安机关可以开通“绿色通道”,给这些孩子落户,让他们可以像正常孩子一样成长。

  3月24日上午,南通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人口管理大队相关负责人就孩子落户一事回应澎湃新闻称,根据相关调查,一些单身妈妈在生下小孩后,在出生医学证明的办理过程中,部分只登记了单亲母亲,部分将道禄登记为父亲,但事实上道禄并非孩子的亲生父亲。

  该负责人援引现有的户籍政策称,非婚生育出生的人员,出生医学证明上有父亲、母亲信息的,应当由本人或者其监护人凭父母扶养协议或者人民法院民事调解书、出生医学证明、直接扶养父母一方的居民户口簿、非婚生育说明,向拟落户人员父亲或者母亲常住户口所在地公安机关申报户口登记。

  该负责人说,按照江苏省的相关规定,非婚生育的新生儿也应办理户口登记。如果随母申报,亲生母亲应持身份证办理相关手续。如随父申报,必须提供具有资质的鉴定机构出具的亲子鉴定证明。

  现在的问题是,这些孩子的母亲迟迟不见踪影,而道禄则无法提供亲子鉴定证明。这些孩子无法落户就卡在了上述问题上。

  上述负责人坦言,道禄出于善心抚养这么多孩子,其出发点是好的,但应该按照相关法律规定为孩子办理落户,最好由母亲承担抚养责任,方能最大限度地保障孩子们的权益。

  该负责人表示,如果道禄以宗教界人士的名义收留弃婴,应该依照民政部《国家宗教局关于规范宗教界收留孤儿、弃婴的通知》规定,是依法登记的宗教团体、宗教活动场所和经认定备案的宗教教职人员及上述三类主体兴办的收留孤儿、弃婴机构。

  南通市宗教局及南通市公安局治安支队人口管理大队向澎湃新闻证实,道禄所在的万善寺属于违建,并非依法登记的宗教活动场所。而道禄本人也不是经认定备案的宗教教职人员。也就是说,道禄及其寺院也不满足收留弃婴的主体条件,因此,这些孩子也无法将其户口落在寺庙的集体户籍上。如果确实是弃婴,按照法律规定,应该送到社会福利院进行抚养,可为他们办理社会福利院集体户口。来源澎湃新闻记者)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南川白癜风医院